禾虫的小知识
 
禾虫生在水稻田的泥土之中,当造之时,随着稻田放水,从出水口涌出,人们便守在出水口,或用桶,或用箩,一桶桶一箩箩捕捞。从前数量庞大,价钱很便宜,但近年数量少了,吃的人多了,价钱也就由本来的二三十元一斤,飞涨到一百七八十元一斤。於是在饭店中吃禾虫,就得两百多人民币一斤了。
 
饭店?#20064;?#21578;诉我,如此禾虫真的供不应求,?#38236;?#36135;源不济的时候,还要从广西或越南进口。我问他,若是田里农药下多了,禾虫可会减产?他说这是一定的,农药多了,禾虫就少。看来,这倒?#24425;?#19968;个测试稻田污染程度的办法。
 
禾虫本身很是敏感,碰到油或盐,马上自动爆浆而亡。饭店夥计跟?#23452;担?#23601;算是带着烟味的手指碰到禾虫,牠?#19981;?#29190;。我让他试试,他用挟过香烟的食指去碰一条禾虫,禾虫果然肚穿浆爆,软塌塌只剩下一层血衣,好像吃了什麽剧毒之物一样。
 
饭店?#20064;?#35828;,从前许多香港人在他饭店吃焗禾虫,吃完了便十几砵打包买回香港送朋友,那时候一砵焗禾虫不过三四十元,但现在已经卖到一百多,成了矜贵之物。?#36710;?#19968;带有乡谣曰:老公死,老公还,禾虫过造恨唔返。意?#38469;撬道?#20844;死了还可以找,禾虫过了造就吃不到了。可见禾虫是广东女人的恩物。
 
我们的导演Eric说,他外婆当年得了?#21069;?#33647;石无效,时日无多。一天,全家人替她告了假,接出医院,好不容易在香港?#19994;?#19968;家有禾虫卖的饭馆,让外婆吃了一份砵仔焗禾虫,老人家很是满意,像了却了心愿一样,不久之後就走了。那时Eric还小,但对那顿饭那一砵焗禾虫记忆犹新,一直忘不了。